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魏轩阁主人

诗 魂

 
 
 

日志

 
 

[原创小说]褪色(续)  

2007-12-08 02:01:28|  分类: 个人文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接:好一个晴朗的夜啊……)

其实我们杨家在村里也是个大户人家,爷爷小时候就和老六爷爷从我们老家逃荒来到山西,听大人们说,当时我老爷爷和老奶奶都在,爷爷从小就老实聪明,学了点书,后来入党了,在村里当了十几年的书记,后来被乡里调到农场去了,那是文革时候的事情,父亲和母亲也从来没有说过。就我们的祖先老家的事情,还是父亲告诉我的,我就知道我们老家在河南的洛宁,属于豫西,家族很大,经济也很好,封建时期,有个做了官,后来没落了,至于其他的我还真不知道了,爷爷也没有和我们后辈的说过这个事情,(直到他去世以后我们也不知道),只是听伯父和父亲有一次说过要回老家的事情,当时很激动,后来谁也没有去过,就再也没有人提起这个事情了。

父亲弟兄姐妹总共5个,我伯父是家里的长子,父亲是老二,全叔叔排行老三。还有个大姑妈和小姑妈,她们是家里的姑娘,那时候没有上什么学。听我奶奶说,当时上小学的时候,我大姑妈学习很好,就是因为家庭的缘故,中途辍学,小姑是一天学也没有上,截止到现在小姑妈也是大小字认不了几个。大姑嫁到我们临村,嫁给了一个修水泵的,也就是我现在的姑父,小姑妈嫁到我们村,不过我的两个姑父都很勤快,而且都不抽烟,都不喝酒,这个是在我们村都出了名的。所以,就因为勤快,而且我大姑父有点手艺,大姑妈和小姑妈的家庭也算宽裕,村里也有不少羡慕的。我伯父是棉站的技术师,用我们的话说是国家人,吃国家饭的,父亲和全叔叔都在家务农。

其实,我还有一个姑妈的,小时侯夭折了。这是我母亲跟我说的。是父亲他们几个当中最小的一个,至于怎么去的,母亲也没有说,父亲也没有告诉过我们,只是每年上坟的时候还记得给小姑坟上填几把土,烧点纸钱。至于小姑长什么模样,我母亲说她也没有见过。家里现在还挂的一张她的照片,不过是小时候的,不提也罢了……

过了没几天,那是一个下午,因为下着雨,都在家,刚吃过午饭,母亲在饭舍(厨房)收拾,伯父和全叔叔都来我家了,我大娘,还有我三妈(我全叔叔的老婆)都来了,我知道他们有事情说,就偷偷回避了,回到自己的房间,不过他们说话我听的很清楚。

“吃过饭了吗?做什么饭了,这么香。”是大娘的声音。听脚步声就知道,我大娘走路有个习惯,拖的很。

“刚吃闭(完),你的(你们)吃了吗?”母亲边停止手里的活,边笑着问。

“吃了,我的(我们)晌午吃的面,海柿子(西红柿)面,娃们都不在,就我和你哥两个。搞的”大娘应了句。

“哦?做(咋)不见恰(咱)峰峰哪了?”三妈问我了。

“就是,怎么不见他了?”叔叔也问了。

“哦,刚吃完饭,将(刚)还在啊,估计是出去了吧。”父亲点了跟烟,也应了句。

“中考完了,也没有什么事情,在家把他憋的,一天就急的,也不知道考的怎么样了,我跟他爸都心焦的不行,听说分数下来了。考了516分,还差不多,分数线听说也下来了,够了,今年就报运城师范了,三年出来,先工作。”母亲边把脏水往猪桶倒边和大娘他们说。

“哎呀,看来咱们杨家户出人才了,想想我们家老四,也在运城上学,考的就是个农校,花钱不少,学的就不知道咋的了,前几天又打电话要生活费了,这些人真不知道怎么办才好。”大娘说着,自己搬了个凳子坐在屋檐下。

“那你就给呗,可不能叫老四受了,一个姑娘家,离家那么远,招呼不到啊,现在好了,峰考上了,他们两个先有个照应的。”三妈也搬了个凳子坐下。

伯父靠着墙根,右手插在左上衣的口袋里,另一支手拿着烟嘴,抽了起来,一句话也没有吭气。

全叔叔也找了个离父亲不远的地方坐下,也拿出烟点着。

母亲收拾完也坐下了。雨越下越大。

“今儿过(今天)来就是很大家商量一哈,看咱老爸这个病是越来越坏了,上次住院医生就说让尽快转院去西安看看,今儿过都在你都说说怎么办?”伯父说话了。

“外还能怎么办啊,要去,这几天就准备准备,这事情先不和他奶奶说,就说是带他爷爷去西安散散心。”父亲应了句。

“全,你里,你跟小女子(三吗的小名)你两看做弄里?”伯父把话头转给了全叔叔。

“去,怎么不去,是好是坏都得去,老爹就这么一回了,看了再说,总不能让老爹这么一辈子了到头说子女的不管他。”三妈也爽快。

“就是,这几天我也有心思说叫咱爹去西安,可是得多少钱啊?”全叔叔问了句。

“我们家拿上5000,我们是长子,拿多的,峰他爸你的拿3000,剩下的全拿2000,总共一万,你说了?”伯父这话是说给我父亲的,只要我父亲答应了,我全叔叔基本是没有什么意见的。

“能行,明儿(明天)过了我把那几头猪杀的卖了,估计就够了,不够了我再想想办法。”父亲说。

“能行,我那也有点,他大姨前几天刚给汇了点钱,正好用上。”全叔叔说。

“不行了是这,我看咱峰娃子还要上学,家里又紧,我和他全叔拿3000,峰他爸你们拿2000,剩下的我想办法行了。”说这话的是我三妈。

我全叔叔也点点头同意了。

“没事,这点钱还是能解决的,再说不还有他大舅了吗?”父亲说。

“不行,不能和他大舅说,这次去西安,还要人家帮忙给找医院了,人家在西安又熟人,再说了他以前就在医院,这方面少不了麻烦人家,无论如何也不能问他大舅要。”伯父不同意父亲说的。

“先看吧,我的先拿3000,如果不够了大家再凑凑,万一多了就不说了,咱峰峰上学的钱今年就都先垫上。”三妈说到。

“就是这吧,反正是多少都是给咱杨家户办事了,都包(别)争了。咱们现在就定一哈,看多会起?”大娘把话题转了一下。

“今天是礼拜2,大家准备准备,到礼拜天了去,赶早上的车,10点多就到了,到了以后先提前叫峰他大舅把医院联系好,完了咱们找个旅馆住下,礼拜一主治大夫上班了再去办,能行吗?”母亲说。

“外咱就这么定了,这两天这事情就不要和他奶奶说了,到时候我们三个去,你的屋内人(我大娘、三妈、和我妈)就不要去了,这几天地里也都忙,先把地里的活拾掇差不多了再说。”伯父做了最后的总结。

大家就再也不多说什么了,外面的雨还在不停地下,不时地还能听见雨点打在梧桐树叶子上卟哒卟哒的声音。我一个人在自己的房间里,想看会书,可是就是怎么也看不进去,脑子里满脑子都是事情,家里要出事情了,我当时开始慢慢慌了,不是因为做错什么事情,而是爷爷病了,很严重,我从来没有看见过这么严重的事情。我房间里实在是闷的,我推开门走了出来。

“峰峰在了?在房间干什么呢?看书了,这几天也不见你去大娘那转转,一个人闷在家干什么呢?”大娘问我了。

“哦,也没有什么事情,就是有时候看看书,有时候帮我妈干点地里的活。平时也很少出门的。”我说到。

“那我们将说话你都听见了?这事情千万不能和你奶奶说,知道吗?你也不小了,你奶奶身体不好,要是叫她知道我的是给你爷爷看病这不怕,怕的就是知道我的是到西安去,你奶奶肯定会问什么病还非要上西安,咱这就不能看?她会怀疑的,想的多了,胡思乱想了就出事情了。知道吗?”伯父说。

“这几天没有什么事情就多上我家看看你奶奶起,你爷爷在床上下不来,不能走路多了,你多跟你爷爷说说话起,老在家里看书,都看的呆了,啊!”三吗说。

“哦,等会不下雨了我就去吧,我知道了。”我应了句。

伯父和父亲他们就开始说地里农活的事情了,闲聊了几句,大家就都各自回家了,外面的雨还是在不停地下着。

“你这两天就哪也不要去了,每天没事情就去看你爷爷和你奶奶,多和他们说说话,地里的活也快完了,基本上就剩下晒麦子了,然后装了库。你没事情就去吧。”父亲对我说。

“唉……”母亲叹了口气说,

“就是啊,你爷爷和你奶奶从小到大就疼你一个,咱家闷蛋(我弟弟的小名)小,园园(我妹妹)了就更不用说了,都才上小学,你爷爷是受了一辈子苦,你奶奶是一辈子没有干过农活,跟上你爷爷享福了,你伯父家四个姑娘,你全叔家就一个小子一个姑娘,都还小,你是长孙,就多跟你爷爷奶奶说说话去啊!”母亲转身擦了擦眼角,我看到母亲流泪了。

父亲坐到那一句话不吭气。

“你也知道,前几年从你记事那会起,你大娘就闹的咱们家鸡犬不宁,这几年就不和咱们家打交道,你柳姐和你鸽姐(我两个堂姐)嫁的时候也没有和咱们说,还是都是本村的,现在你伯父都下了脸和你爸他们说话了,当妈的还能说什么呢,总之你一定要好好学,给咱们家争口气,给咱们杨家户争口气啊。家里就指望你了。”母亲再也忍不住了,一个人回房哭了起来。

“唉……”父亲也叹了口气。抹了抹眼角,说实话,从小到的大,我从来没有看见父亲这么狼狈过,也没有看见过他哭,哪怕是只滴一滴眼泪也好。就是我二爷爷去世的时候我也没有看见过。

我心里真不是滋味,父亲又接着说:

“书,该看还是要看的,不能说考上了就不看了,把以前落下的再补补,复习复习,家里不会耽误你一点点的, 只要你好好学,就是倾家荡产我也能攻得起,可是要给咱们争气啊。”父亲眼圈又红了,母亲还在房里。父亲灭了烟头,使劲擤了一下鼻涕,起身回屋了……

下午过的很快,天又下的雨,所以早早就黑了,我回了自己的房间,灯也没有开就躺下了,房里不怎么热了,所有的窗户都开的,下雨天蚊子也少了,外面的雨仍然那么大,梧桐树上的叶子也变的那么沉闷,头也抬不起来了。偶尔也还能听见几只知了飞过,“知了——知了——”的叫声,落到附近的另一棵树上,下雨天,他们的翅膀都被雨水弄湿了,是不会飞的更远更高的。

听预报说,最近几天内,华北南部江淮大部会有连阴雨,这雨下的,总会把人闷出病来的。浑身上下就像被钉子钉在木板上,想翻翻不过来,想挪,又没有力气……

  评论这张
 
阅读(105)| 评论(1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