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魏轩阁主人

诗 魂

 
 
 

日志

 
 

[原创小说]褪色(续)  

2007-12-09 00:05:30|  分类: 个人文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接:听预报说,最近几天内,华北南部江淮大部会有连阴雨,这雨下的,总会把人闷出病来的。浑身上下就像被钉子钉在木板上,想翻翻不过来,想挪,又没有力气……)

    雨还是不停地下着,又过了一天,第二天早上,吃过早饭我就去了全叔家。全叔家离我家很近的,都在一个村,不到一里地。我们农村吃饭时间和城里是不一样的了。早饭一般在9点半10点左右,午饭就是两点半三点,至于晚饭吗,有的家里有吃的习惯,有的就没有,有的有,也只是凑合地吃点算是晚饭了。老人们常说:这个吃饭啊,早饭要比皇帝吃的好,午饭要比太子吃的饱,晚饭要比乞丐吃的少……这个不是没有道理的。

进了全叔家,由于这几天天天下雨,他家的院子里生了很多的绿苔藓,也不怎么绿,不仔细看是根本看不出来的,但是足以让你摔个底儿朝天,不过我很侥幸没有滑倒,就差那么一点点,我赶紧扶住了门楼口右边的石榴树。

说起这棵石榴树啊,听我奶奶说过,当时是我父亲和母亲结婚的那年载的,几乎和我年龄相当。当时这个院子是我父亲和母亲住的,全叔还小,刚初中毕业,没有结婚,我10岁那年我们家就搬进了新院了。听我母亲讲石榴树是不能分载的,说是分载了不长,这是有讲究的。

其实最不能让我忘记的并不是这石榴树,是全叔家后院里的六棵枣树。有些年头了,我小的时候就经常爬枣树,听奶奶说,其实,这几个是象征着我父亲他们姊妹6个,奶奶喜欢娃子,所以就想让她的儿女们都能抱上,可是也不知道是天不如人还是咋的,大伯家生了我堂姐4个,小姑大姑都是姑娘,而就惟独我们家和全叔家有小子,而且我是长孙,全叔家是一个姑娘,一个小子,我家还有弟弟闷蛋。从小时候我就特别喜欢吃枣,怎么吃也行。生吃,有时候连枣核也吞进了,自然消化不了。蒸的吃,晒红了吃,青的时候也能吃……

“哎呀,峰来了,吃过饭了吗?没有了就在三妈这吃些?”三妈见了我很高兴地说。

“吃过了,我妈早上烧的米汤,绿豆米汤,我吃了,我全叔了?”我也回了句。

“在了,都在吃饭了,勇和芬(我全叔的儿子和女儿)都在呢……进来吧。”

“将将是不是差点摔倒了,我听见你开门了,看这雨下的也不知道到什么时候了?”三妈说 。

“哦?峰峰来了,吃了吗?在我这吃些,喝点米汤?我将吃里。”全叔嘴里边吃着馒头,边给勇弟弟夹菜,边和我说话。

“哦,不吃,我的也吃的米汤。你的赶紧吃。”我边说边往沙发上坐。

“峰峰哥,你刚差一些滑倒了?在哪呢?我怎么不知道,美吗?”勇弟弟笑着问。

“赶紧吃你碗里的饭,吃完了好上你奶奶屋去,看你奶奶和你爷爷吃完了吗,问他们还吃不吃了,赶紧啊。”叔叔边吃边说。

“我不敢去,我爷爷在床上睡的了,我奶奶在喂饭了,我慌的,我奶屋里黑的,可黑了。”勇弟弟还小,想什么说什么。

“有什么好怕的!”全叔有点不高兴了,在弟弟后脑勺打了一巴掌。

“不要打娃头,他不是还小吗?他知道那么多啊。真是的。芬,你赶紧吃,吃完看看你爷爷和你奶奶吃完了吗?”三妈说了叔叔两句。

“还是我过去看看吧……”我说着就往外走。

“那你看你奶奶他的吃完了吗?吃完了给我说下,我好收拾。”三妈应了声。

“多和你奶奶坐会,你都好几天没有来了。”三妈又叮嘱了一句。

“哦……”

我轻轻推开门,屋里的确很暗,估计是下雨天的缘故,光线不好,奶奶已经把窗户都开了,可还是那么黑,屋里摆的几张客人坐的凳子,还有个老式的会计桌子,上面放着日本原装进口的电视机。以前听妈妈说是我舅舅结婚时候的,自从外婆不在家住以后,电视就搬回奶奶那了。这个电视有好些年了,可是效果还不错,没有闭路,也能收到十几个频道。有张大的双人床,床跟前放着床头柜,专门放的药和奶粉之类的东西。

“是峰峰吧,多会来的,怎么站门口了,进来啊!”爷爷看见是我,忙起身,奶奶给拿了两个被子垫到后面。

“吃饭了吗 ?叫你奶奶给你冲个鸡蛋喝喝?”爷爷笑着说。

“吃了,我妈烧的绿豆米汤,在家吃了才下来的。”我慢吞吞地说。说完赶紧把头低下来,看见爷爷身边放着本基督教之类的书,我知道是奶奶肯定给爷爷说她参加基督教时候唱歌的事情了。

奶奶在基督教是什么时候开始的,其实我并不记得,只知道自己记事的那时时候起,奶奶就经常去,过礼拜,有时候还带上我。可以唱歌,还要祷告,喝圣酒,吃圣餐等等,不过是不允许小孩子吃的。我在那也只是听听,也听不出什么道道来。

“好家伙,你怎么来了,想你爷爷和你奶奶了,这几天怎么样,在家干什么呢?地里的活都完了吗?奶奶给你冲上个鸡蛋去,还是放糖和盐,不放你是喝不下去的。”奶奶边说边往灶台边上走。

我也没有阻拦,我知道奶奶那脾气,身沉,也倔强,一辈子和爷爷就是吵过来的。记得最清楚的一次是因为分家的事情,我奶奶那次很火气,嫌给分家分不好,说我爷爷一辈子做了好人,帮别人处理分家倒挺好,自家的事情是怎么也不对。那次奶奶在我家住了几天,爷爷一个人在农场,后来是父亲用牛套车把奶奶送回去的,那年我才6岁。

“哦,我喝些吧。”

“你跟你爷爷多说几句话,你爷爷听我唠叨都听一辈子了,估计他也烦了。”奶奶说着。

“你看你,给娃说这些干什么呢?……”爷爷说完就有点咳嗽了。

“你六爷爷前几天过来了,你今年还考的差不多,我听他说,也不知道是不是还说叫你奶奶去你家问你呢?”爷爷笑着说。

从爷爷的口气中我就知道,六爷爷肯定和他说的很详细了,八成我爷爷心里早就有底了,我正想着了。奶奶把冲好的鸡蛋给我端了过来。

“你先叫娃喝点,就不敢等会再问,娃刚来脚跟都每哟站住,你就急的,你急能起什么作用。”奶奶又怪了爷爷。

“哦,对,先叫娃把鸡蛋喝了,趁热,糖和盐都化了,正好能喝。”爷爷笑着说到。

(其实对于冲鸡蛋,我估计这辈子是坚持下去了,从小我就经常喝奶奶给冲的鸡蛋,尤其是加了糖和盐的,糖必须是白砂糖,红糖都不行,这个习惯我很多朋友都知道的,截止到现在还保持着。)

我边喝边问爷爷:“这几天身体怎么样了,药还坚持吃的吧。可不能断啊,还输液吗?”

爷爷指了指头顶上,只见一个白色的输液带做成的瓶套在上面吊着,爷爷说:

“在医院,主治大夫就说不让停,我怕住在医院还是那,干脆叫你爸回来咱们自己输,还能省点,今年给你交学费,你爸也紧的不行,这要是考上了,还不得一大把啊,你爸从哪弄了?”爷爷说着。

我始终低着头,心里真不是滋味。

“你看你,都给你说了,先别说,让娃把鸡蛋喝完再说都不行,哪里没有这点时间?你就非要把娃卡着了?”奶奶又唠叨了几句……

我赶紧把剩下的喝完,我要洗碗,奶奶就是不允许,说怕弄脏了手,还是她洗,我也就再也没有说什么了。

“你和你爷爷多说几句,这几天都把他憋的,哪里都不能去,想出去转转又下那么大的雨,也没有人帮我挪,我哪里有那么大力气啊?”奶奶洗碗的时候说了句。

“哦,没事情我就下来了,不要叫我爷爷乱动,再说我叔叔和我伯父都忙里,你也就不要打搅他们了。”我说着,把爷爷的手拿起来。

好轻啊,一双多么苍老的手啊,养育了子女几辈辈人,如今的这双手,是再也经不起岁月的磨练了,那手上的老茧还那么清晰,这双手,曾经陪我度过了多少个无知的夜啊……

爷爷叹了口气说:“看看爷爷这手,说不定你上学爷爷还能再送你到运城去,还能帮你拿行李了……”

爷爷没有把话说完,转了个头,看了奶奶一眼,奶奶摇了摇头:

“你还不知道自己能有几天了,还帮娃拿行李里,先起来再说吧。”

“奶奶你就不要说我爷爷了,我爷爷身体好着里,没有什么大病,过几天看看就没有什么事情了,我还等的和爷爷去学校报到了。”我哭笑着说。

“看看看,还是娃懂事多里……”爷爷笑了笑说,

“也不知道我这是什么病,医生说是胃炎,过几天就没有事情了,多注意饮食,养养就过去了。”

“哦,那你就好好养,养好了好和你孙子报到起。”奶奶笑着说。

爷爷也笑了,而且很开心地笑了,他的脸上再也看不见忧愁了,额头上的皱纹也一下子少了很多,脸色竟也红润起来。

“你爷爷这几天都是唉声叹气的,说不见你来,你考的怎么样了?分数下来了吗 ?”奶奶问到。

“哦,下来了,516,分数线也下来了,够了,就是等通知了。”我说着。

“那就好……”爷爷一下子不知道从哪来的那么大的力气一下子坐了起来,我又把被子往高立了立。

“没事情,我还能坐起,能支撑住。”爷爷说。

“前几天你六爷爷来了,我还以为他哄我高兴里,说你考上了,没有问题能走,我还高兴的好几夜都没有睡着,现在就好了,就等通知了。”爷爷舒了口气。

“这可不能大意,这通知书什么时候到啊,可不能叫人家把咱们挤掉,现在走关系的多,三不挤两不挤的就把你挤掉了,你没有让你爸到邮局看看起?”爷爷说。

“没有,我爸忙里,况且人家说有了,过两天先贴了喜报,再发通知,我听我平叔叔说的。”我说到 。

“哦,那就应该没有什么问题,不过,你还是叫你爸到邮局摸摸去,保险,人这心里这会就急的不知道是什么滋味。”爷爷说完身子就又往下沉了下。

我扶着爷爷躺下,给他倒了杯开水,奶奶说:

“对,多叫你爷爷喝点,我喂他,他老没有心思喝,还是放不下你,我眼睛也花了有时候喂不好了,总是灌了脖子里面,你爷爷就不高兴了,喝也不喝了,现在好了,有你孙子喂你,你就喝吧……”奶奶说着。

“你看你说的,我喝……”爷爷笑着,

“真是的你现在不喝,以后娃上学了那么远你想喝也喝不上娃给你端的一碗水,况且,也不知道你还能喝几回了?”奶奶说。

“我这不是喝了吗?看,一下子喝了一碗了。”爷爷又笑了。

奶奶也是笑的合不拢嘴……

中午饭是在全叔家吃的,爷爷破例下了床,我背着他,大家在一起坐一个桌子吃了顿饭,那顿饭爷爷吃了不少,也很开心,还时不时给我加菜。那天我没有回家,和爷爷奶奶一起睡,晚上雨还是没有停。

爷爷那天睡的很安稳,奶奶说已经好几个月了,就那天晚上有你还睡了个好觉,也不枉疼你了几年啊。那天我是又激动又害怕,激动的是我有那么好的爷爷和奶奶,害怕的是,这样的日子还能有几天呢?搬着指头都害怕快啊……

第二天,天突然晴了,又过了一天,是星期天,伯父和父亲还有全叔带着爷爷去西安了,那天我没有送爷爷,我害怕他和奶奶起了疑心,就说是看通知书去了,奶奶也不知道他们把爷爷带哪了,就说是散心顺便看看医院的大夫怎么说,再诊断诊断,爷爷走后的那几天,奶奶天天守我家,非看着我不行,说我要走了,她心里就寡的不行,那几天我就在家陪奶奶,哪里也没有去过……

 

  评论这张
 
阅读(59)|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