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魏轩阁主人

诗 魂

 
 
 

日志

 
 

[原创]何谓食者?因苍白而无言  

2008-01-05 01:23:53|  分类: 看点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何谓食者?因苍白而无言

民以食为天,何谓食者?古语有曰,今者亦有皮白之言。《古代汉语词典》中有关“食”之语解,一曰:吃;二曰:食物;三曰:俸禄;《现代汉语字典》中也有,一说指“吃”,一说专指吃饭,还有一说指人吃的东西。而今天,我只能对自己说:如果有人让我解释的话,我真的感觉我的语言很苍白,不如无言之解。四事者:食、衣、宿、行,此我们今天也一直在不断演变的习惯,只是说法不同,方式不同,节奏不同,结构也不大同,可是为什么质量上就差别那么大呢?今天我就把我经历的事情说道说道。

近中午三时左右,我在朋友开的一家羊汤馆帮忙,饭罢,众人皆离去,我和几个服务员在收拾卫生,刚整理完毕,一辆三轮蹦蹦车停在了饭馆后门,开车的有五十来岁,我应该尊称其:伯父。司机和朋友打了个招呼就进了饭馆的后厨房,后厨房是放垃圾和剩料的,司机一边装,一边和我说话,

“你是新来的吧,以前怎么没有见过你呢?”他笑着问。

我打量了一下他,浑身上下,所穿衣服,实在是让我找不到一块没有油的地方,大冬天的,帽子上,大衣上,还穿的迷彩服,却很难辨别出颜色,不过油的确实在发亮,棉鞋上也是,脸上的,还有额头上的皱纹里,嘴边,手上,手指里,所有的,只要能看见的地方,就只有黑糊糊的油渍。还有他开来的那个三轮蹦蹦车,没有车棚,方向盘上也是油,车厢里装的四个大的剩饭垃圾桶,也是黑糊糊的,着实一个在油里爬了几十年的一样,身上还不时散发点“空气清新剂”,我朋友实在是憋不住了,说了他几句:

“老畅啊,你赶紧收拾,收拾了好算帐,这会真是客人都走了,要不是,馆子都让你砸了……”

“嘿嘿,我就看你这里人都走了才把车开过来的,要不换以前,还不都在你前门停啊。”

……

从朋友的口中我才知道,原来这个老畅原来是经常给我朋友的饭馆收拾剩饭垃圾的,见我很随和,索性就不那么鬼鬼祟祟了,见我也不那么在意,索性用手,直接伸进了剩饭桶,把不能用的剩饭都掏出来,丢进他带来的桶里,看见了有用的就用他随身带来的一个油布袋装上,比如:熬汤剩下的骨头、羊尾油(都是熬了好几次的了)、剩饭里的只要带油的他都装起来,我看了都感觉五脏俱翻。

他嘿嘿地笑着说:“不错,今天可是丰收了,捞下好东西了。”

我朋友很奇怪地问:“什么好东西,你那么高兴?我看看你捞下什么贵重的东西了?”

老畅提起袋子掂量了掂量说:“足足有二十斤重,啊,一斤四块钱,今天就这一下就几十了,还不是好东西吗?”

我很纳闷,以为他在开玩笑了,我朋友就顺口问了句:“你用那么些东西干什么呢?”

“嘿嘿,卖给炸油条的啊,还有那么些小吃店什么的,他们有人要呢。”老畅笑着说。

“什么?”我大吃一惊。

“啊?”我朋友也是和我一样的表情。

“就是啊,你们不知道吗?现在不很多东西都用这个吗?有什么大惊小怪的,看把你那朋友惊讶的。”老畅点燃根烟,蹲在门口就给我们讲起他的生意经了。

“你们吃过那早点摊上的油条吧,你以为那些真是用好油炸的吗?不都是从这些东西里弄出来的。”他指了指放在身边的油布袋。

“我把这些东西卖给他们。他们回去以后自己在大口锅里也熬,在村里偏僻的地方,临时租上个房子,添几把火,熬着用勺子捋上面飘着的那油,然后提炼。过滤好以后,再添加点色素,和真的一样,拿出去再卖,高利润啊,一斤有十几二十块钱啊……”老畅说。

“还有那什么,小笼包子,里面的肉馅,你以为那是真肉啊,那些都是从这些东西里来的。”他又指了指那布袋。

“现在干我们这行的,每天也掏不少,还有的专门弄这个,就从那些大点的酒店和饭馆的剩饭垃圾桶里面还有倒脏油水的下水沟里,掏这些东西回去自己弄,也弄不少,什么卫生纸啦什么的都在里面,还有更脏的,在我们看来可是宝贝啊,收了回去卖给他们那些炼油的,也是个财啊。”老畅高兴地说。

“那以后我们吃肉最好是从专门的超市或者是商场这些地方买了,寒心啊。”我说。

“你以为那些地方的就是好的啊,吃过羊血吧,知道怎么出来的吗 ?我们院里就有啊,小两口子,整天就在肉连厂那边的混凝土池子里,捞那些血,杀猪以后流进去的,粪便内脏的分泌物什么都有,就那样拉回去以后自己过滤过滤,再加点化学品,掺点调料什么的就能做的和真的一模一样,不仔细看还真看不出来是假的。”老畅又说。

“前几天在那XX超市我拉东西就看见他们开车送进去的,你还别说,包装起来还真好看,嘿嘿”老畅很风趣地说。

“晕死了,这些怎么我没有听说过呢?真是不干不净吃了没病吗?”我寒心地说。

“你还不知道呢,喝的那些饮料的什么的,那个叫什么名字的饮料,跟你说很多东西都是从这里提炼的,还有我们几个还经常在粪坑里和垃圾堆里捡那些东西,回去晒干,再卖了,然后就有人回收,直接回去加工再卖。”老畅也没有什么不好意思地说。

“他说的是什么东西?”我问我朋友。

“卫生巾……”我朋友小声地告诉我,有几个女服务员意会了他的意思,都转头干别的了。

“还有豆腐丸子,那都不是用豆腐渣做的吗?和进去点面粉和油,就用这些东西提炼出来的那油,闻起来也挺香的啊。哈哈”老畅笑着说。

这样的话题实在是说不下去了,听都把人心里听的寒碜,我和老畅打了招呼就走了,老畅没过一会也走了,听朋友说,他开饭馆也几年了,不过这样的事情是有,只是咱们没有碰见过。

这个使我想起来了,前段时间在XX区XX村不是查封了几家专门炼这种油的吗?寒心,我实在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往下写了。无言啊。

何谓食者?今天的我们,究竟有多少人还在享用这样的“美味”啊,谁能用语言来表达呢?提倡健康为主题的今天,什么是健康,伦理道德在哪?我们的法圈圈在哪?有多少是我们看见了,不敢说?不能说?还是真的不好意思说?我看,是因为说出来苍白,寒碜的很,因苍白而无语啊。我想问大家“自食其力,自力更生”其“食”何解啊?

  评论这张
 
阅读(78)| 评论(2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